人氣都市小說 傻王別裝了,醜妃靠美色稱霸京城了-第654章 你就是我的報應!推薦

傻王別裝了,醜妃靠美色稱霸京城了
小說推薦傻王別裝了,醜妃靠美色稱霸京城了傻王别装了,丑妃靠美色称霸京城了
“……”
柳云裳轻手轻脚的打开门走了进来,楚原胜此刻已经熄灯躺在了床上,她摸着黑有些寸步难行,她叫着楚原胜的道“喂,你睡着了?”
“……”
我是你的女儿吗?
楚原胜早就听见了她的动静,他现如今不想理会她,他枕着自己的胳膊脑海里想到了太和道长那日的话,他说柳云裳是妖孽,这两个字在他的心里就像是一根暗刺一样,他想起了很多有关柳云裳的事,他之前派人查过她,她本来在相府痴痴傻傻的,不知为何竟然一下子变聪明了,而且她一直都很奇怪,有时候自己会说些旁人听不懂的话,现在想来她确实有些古怪。
“我看不到路啊,你过来拉我过去好不好”
柳云裳故意撒娇说道。
“……”
楚原胜转头看了了一眼,室内确实是漆黑一片的,但他还是能看见柳云裳向前挪动的黑影,他嘴角扯动了一下仍旧对她不管不顾。
“……”
柳云裳她本是想要和他示好的,可是他这般对她不管不顾,她有些委屈他竟然真的这般对她,她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去,她方才并不是装作什么都看不见,她是真的是眼前乌漆麻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,她这才刚一动就毫无防备的撞到了房间里摆着的凳子,圆形木凳被她撞翻在地,她是膝盖磕在木凳上她痛呼了一声“啊……”
“怎么了?”
楚原胜听到柳云裳的呼声也装不住了,他从床上翻身坐起看向柳云裳慌忙问道。
“……”
柳云裳本是痛的抱住了膝盖,可是她听见了楚原胜关切着急的声音,她窃喜的笑了一下,然后目光一转,她又故意扑向一旁,她现在什么都看不见,她本是想要扑在地上装可怜,可谁知她这一扑竟然扑在了圆形木桌上,桌上的茶壶水杯都被她扫在了地上,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。
“云裳”
楚原胜听到了瓷器被砸碎的声音,他急忙下床去寻她,他屏气凝神的俯下了身子在地上找她,可是地上空空入也没有她的身影,这时一旁伸出一只手,楚原胜向来警惕惯了,这深更半夜突然一阵微弱的气流向他的后背袭来,他甚至都没有思考直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向外狠狠一用力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。
“啊”
一阵惨痛的惊呼声响起,楚原听到柳云裳的声音这才松了手转身看向趴在桌子上的柳云裳,他着急的看着听到“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
私密按摩師 小說
“你说呢?”
柳云裳疼的整张脸都在抽搐,她冷汗淋漓的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漆黑的夜里,突然一道火光划过,屋子里一阵橘黄色的烛光亮了起来,墙上突然出现两个人影子随着烛火之光摇曳跳动着,柳云裳视线一下亮了起来,她看了一眼自己钻心疼的手腕,现在一整只手一动也一动,想来是脱臼了。
“云裳会有一点痛你忍一下”
楚原胜一只打手握着柳云裳的手腕有些紧张的说道。
“……”
柳云裳听了他的话蹙了一下眉头,她现在身上出的冷汗就如同洗了一个冷水澡一般,楚原胜抬起另一只手擦了擦柳云裳额上的冷汗,柳云裳四处在床上寻了寻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含在嘴里咬着的东西,楚原胜看着搜寻着什么忙问道“云裳你在找什么?”
“……”
柳云裳这时候正在气头上,他不问还好,这一问,她看着楚原胜的眼神都仿若会喷火一般,楚原胜看着她的目光都不禁有写胆寒,果不其然柳云裳一把扯开了他的衣服露出他结实光洁的臂膀,她狠狠的一口咬了上去,楚原胜蹙了一下眉头,他用余光扫了一眼咬在他肩膀上的柳云裳,他握在柳云裳手腕上的那只手,大拇指摸着她手腕处脱节的骨头,只见他手指一用力推动,他吃痛的咬了一下牙。
“……”
柳云裳痛的整张脸都在抽搐,额头上的青筋暴起,冷汗如雨一般而流下,楚原胜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说道“没事了”
“……”
那下剧痛过去之后柳云裳终于松了口气,她沉沉的呼吸了几口,楚原胜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吃痛的笑道“你个小坏蛋,什么时候都不能吃亏”
“……”
舞于大海之上的吹雪
柳云裳听了楚原胜的话突然也骤然笑了一下,听低头看了一眼楚原胜的肩膀,他光洁的肩膀上此刻一个深深的牙印,他的肌肤被她咬破了,鲜血顺着后臂膀流了下去,她低头亲吻了一下他的伤口道“疼不疼啊?”
“不疼”
楚原胜听了她的话轻笑了一下嘴角说道,柳云裳离开了他的怀抱看了一下脱臼的那个手腕,她活动了活动发现手居然好了,既不疼也能活动自如了,她看了楚原胜一眼然后伸手拍了一下他的额头道“让你再欺负我,遭报应了吧”
“是是是我遭报应了,你就是我的报应”
楚原看着柳云裳没好气的说道。柳云裳听了楚原胜的话轻笑了一下,她一把抱住了他给他“清理”了一下伤口。
“好痒啊”
楚原胜伸手拍了一下柳云裳的额头瑟缩了一下说道,柳云裳小声说道“你别动我给你消消毒,小心日后伤口发炎了”
“你不用管它,只不过被你咬了一口罢了,哪有那么容易发炎”
楚原胜听了柳云裳的话无奈的笑了一声说道,他以前被刀砍上刺伤都没有那么容易发炎,更别说这些小伤口了。
“你不要掉以轻心,人的牙齿是很毒的”
帅气的她与女装的我
柳云裳是个没出息的,方才恶狠狠咬了他一口,如今看见他的伤口却有心疼了。
“也是,被狗咬一口都得敷些草药……”
iMENTOR
楚原胜随口说来一句,说罢他便后悔了,他满是惊悚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柳云裳,柳云裳听了他的话果真一脸黑线,她狠狠的皱了一下眉头,然后又寻着楚原胜肩膀上的牙印,严丝合缝的咬了上去,她觉的方才咬的那一口好像不够深。
“啊……云裳我错了!”
“……”